首页 -- >> 中青创家-- >> 创周刊
APP下载

信用租房:能否激活租赁市场一池春水

发布时间:2017-10-24 07: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晨赫 王林 程晔彤

  全国已有超过8个省份20个以上城市发布了租赁新政,国家级住房租赁条例也正加速出台。视觉中国供图

  租房市场迎来了变革的时代。

  10月22日,住房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强调,住建部正在进行12个大中城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同时,在抓紧推进住房租赁市场的立法工作。

  在租购并举的大背景下,租房市场亟须良性发展。今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快推进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相关工作。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超过8个省份20个以上城市发布了租赁新政。

  与此同时,信用租房模式的推出,也给人们带来了期待。10月10日,支付宝宣布将有超过100万间公寓正式进驻支付宝,在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南京、成都、西安、郑州这8个城市率先推广信用租房。支付宝用户芝麻分若超650分,便可享受免押金、房租月付服务。这意味着,传统的租房惯例“押一付三”(即一个月的房租作为押金并一次性付三个月租金)将会改写。

  信用租房,能否成为撬动住房租赁市场传统模式的杠杆,又能否搅动国内租赁市场的一池春水?

  免押金可月付,信用租房前景广阔

  信用租房并非横空出世的新事物,也不是支付宝的专利。

  据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方面透露,在此次8城推广之前,信用租房已在上海进行过半年左右的试点。试点结果显示,有80%的用户选择了房源占比只有15%的信用免押金方式租房。这一结果是他们在原有试点基础上,将信用租房升级为支付宝长期模块的原因。

  而在支付宝宣布消息一天后,中国银联也宣布与沈阳市房产局签署住房租赁服务平台合作协议,共同推动住房租赁市场建设。

  不过就覆盖范围来看,支付宝显然更大。据了解,目前接入支付宝的主要是连锁品牌公寓魔方,以及租房服务商蘑菇租房,通过服务商接入了近百家品牌公寓,如welike、朗筑公寓等。目前支付宝接入的房源超过100万套,其中信用租房的房源(即用户芝麻信用分超过650分免押金的房源)占比约为15%左右。

  蚂蚁金服方面表示,信用租房能够在租房合同签订后,基于各方的履约记录,形成租客、房东和从业人员的租房信用档案。爱护房源,按时交租,诚实守信等行为都有助于信用积累;恶意欠租、提前清退、任意涨租等失信行为则会影响其信用评估。

  对于信用租房,业内人士大多持肯定态度。中国房地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晟指出,信用租房通过引入新的生产方式和信用模式,通过除押金以外的其他信用增持得出租房信用,是比较创新的方式。从社会进步、鼓励青年人、租售同权的大背景下看,应该说是个好事情。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认为,由于传统的“押一付三”模式转变为不收押金模式,一部分传统租房模式会转变为信用租房,信用租房对传统租房模式会有一定冲击。但由于这种模式会减轻承租人的负担,增加租赁住房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租赁市场的发展。

  作为业内人士,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表示,信用租房对房东和租客都是有益的:对租客来说,所有房源统一纳入交易平台,规避了虚假房源问题,且价格透明,免押金政策也能免除租客后顾之忧;对房东来说,找到优质客户能够减少后期运营成本。

  信用租房如何推广

  国家从多个层面为包括信用租房在内的住房租赁市场创造了积极的发展氛围和政策环境。

  早在7月底,成都便提出“在2017年底前组建或改建3到4家国有住房租赁公司”。8月底,武汉组建第一批5家国有住房租赁平台,目标在年底前提供不少于7000间、30万平方米的租赁房屋增量。

  9月15日上海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明确表示,“通过国资国企的引领和示范,尽快增加市场供给,稳定市场租金,将国有企业打造成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稳定器、压舱石,并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吸引更多的企业投身住房租赁产业。”

  今年10月,国家住房租赁试点首批12个城市之一的合肥市首家国有房屋租赁公司——合肥庐阳国有房屋租赁经营有限公司正式挂牌,该公司将通过市场化运作,在年内筹集2000套租赁房源上市。

  政策无疑为住房租赁市场创造了积极的环境,但落实到具体操作,信用租房仍有水土不服的问题。赵秀池指出,押金起到了一定担保信用的作用,但免除押金,房东还是会觉得不踏实,而租赁企业也少了一部分可以周转的资金。

  和支付宝信用租房开展合作的一家企业的高管张光明(化名)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坦言,尽管已经开展合作,但他对信用租房并不看好。

  “从租客的角度看是好事,能减轻压力,但房东或运营租房的企业通过芝麻信用分对租客的牵制非常弱。”张光明说,由于支付宝提供了简便的租房手续,对他们来说是流量来源,因此他们引进了信用租房体系。他们对违约有预期,但一两周后很快被坏账数据打击到了。“客户使用信用租房不交钱、违约的概率很大,远超获客成本。”他说,一方面,支付宝会带来流量和宣传价值,但另一方面,产生坏账的数据又很大,综合看来对他们来说不是很合算,更像是一个“鸡肋”。

  事实上,因为芝麻信用并非强制的信用体系,而我国个人征信体系也尚待发展,因此信用租房的约束力也有待观察。

  优客逸家创始人、CEO刘翔指出,芝麻信用分对租客违约不交钱的约束力较小,还不能影响用户在银行征信系统的信用,在租房这个动辄成千上万开支的领域来说,违约成本太低,约束违约行为的机制还在摸索中。

  还有一些租客对媒体表示,信用租房可选择的空间比较少,选到自己喜欢的房源并不容易。

  张光明说,信用租房几乎不可能向个人房东推进。对于房东来说,没有动机只看信用分而不要押金。对企业来说,如果手里有大量押金,就会有比较好的现金流收入。因此,信用租房在长期来看对他们并不是好事。

  北京东城区某链家中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如今的信用租房一两年前就开始做了,只是简化了交纳租金的流程,不会对行业有太大冲击。前述中介说:“互联网冲击租房中介?很难的。之前那些租房O2O公司都没成功,(我们)不会因为芝麻信用就被打败。租房还是一个低频率、高成本、低回报的生意,互联网公司不会也不擅长做这些脏活累活。”

  需要更多金融支持

  “从金融创新角度看,这可能改变传统租房方式,因为它在创新入口,改变信用模式,(对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布局。”陈晟指出,我国房产销售金额达到12万亿元,二手房销售也有5万亿左右元,租房市场保守估计也破万亿元。由于房地产交易都是大宗行为,因此,消费者金融数据十分重要。

  但由于租房市场的属性所致,互联网金融机构想直接介入交易并不容易。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租房鲜有看图片就下决心的,都要去现场看,因此租房市场重线下场景,互联网金融机构一开始只能从“边边角角”的角度为各个支付环节提供支持,寻找新的机会和突破口。

  因此,租房市场所需要的金融支持远比免押金的信用租房复杂得多。上海市于9月出台的《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鼓励开发性金融机构通过合理测算未来租赁收入现金流,提供符合住房租赁企业经营特点的长期低息贷款等金融解决方案;支持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发行专门用于发展住房租赁业务的各类债券、不动产证券化产品;加快推进针对租赁用房的各类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在试点后尽快形成规模。

  所谓REITs(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s)即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是一种通过发行股份或受益凭证汇集资金,由专门的基金托管机构进行托管,并委托专门的投资机构进行房地产投资经营管理,将投资综合收益按比例分配给投资者的一种信托基金。

  据杨现岭介绍,资产证券化是国际惯例,也是我国目前资本市场关注的热点。在扩大房源方面,深圳采用的是存量小产权房纳入统一监管平台(100万套)和自持地块新增(10万套)并举的模式,前者占整体供应量超过90%,这是一种新思路;北京未来五年将新建150万套住房,其中50万套纯用于租赁,计划供应住宅用地6000公顷,其中1000公顷集体建设用地。粗略计算,这些集体用地刚好可以建设50万套租赁用房(按套均45平方米计算)。

  薛洪言指出,利用金融手段盘活资深存量资产,实现REITs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求物业必须由机构持有,对未来的资金收入有产权才能实现。如果是纯中介,对房源没有掌控力,就很难将REITs扩展到更广阔更普遍的租赁场景中去,难以改变场景。

  租房要轻松,政策需松绑

  除金融产品的创新以外,租房市场的活力还需要更多政策松绑方能得以释放。

  在租购并举的大趋势下,一二线城市纷纷出台鼓励租房市场发展的土地流转或房源支持计划。例如,北京提出在今后五年供应50万套租赁住房;广州则计划推出825万平方米租赁住房用地,预计供应租赁住房15万套;上海提出,“十三五”期间租赁住房用地供应占比约为31%,推出租赁住房共计70万套;深圳则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建设40万套人才住房,其中70%为租赁住房,并要求企业建设过程中进行配建不低于20%的自持租赁住房,并收储100万套城中村房统一租赁。

  杨现领指出,虽然各地出台了租赁市场的供应计划,但还在等待明确的实施细则。例如,集体用地如何建设租赁用房,租赁机构、土地所有方(村委会或镇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义务和权责,很多都面临着相关的法律难题。而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是否可以获得房产证,是资本方最关注的方面,关系到能否实现REITs。

  在他看来,一线城市房屋租赁市场的土地供给或许可以真正触及到土地制度改革和土地流转机制的深层次问题。租房市场的土地流转是长远问题,但租房运营企业当下更关心的问题是,经营租房这门生意盈利周期很长,甚至盈利空间还有待观望。

  作为租房运营机构负责人,刘翔认为当下更需要的是来自财税和资金上的支持。“我们做的不是重资产模式,因此在银行贷款方面并不占优势。即使是自持式公寓企业,在争取融资、贷款时也比较难。”

  因为优客逸家这类长租公寓采取的是“二房东”模式,因此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税收。曾在旅游行业工作多年的刘翔了解到,旅行社纳税是按照差额收入作为税基来纳税,他认为“二房东”模式也是类似的,但并不能享受差额收入纳税的“福利”。

  “比如说我们跟租客收的房租是1000元,实际上有700元是给房东的,到我们手上的钱是300元。那么应该按照1000元还是300元作为应税收入来纳税?”对于这类问题,刘翔认为政策制定者可以先把租房运营机构培育起来。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朱为群研究财政税收多年,据他介绍,对于企业来讲,肯定是以其收取的全部收入作为计算依据的。但是支付给房东的这部分钱,是没有办法扣除的。

  赵秀池认为,以往市场不提供租赁类商品房,因此租赁住房比较分散,大量租赁住房的来源,主要是个人,集中式的机构租赁房源较少,未来通过开发商自持、公租房建设等会形成大量的、长期的优质租赁住房来源。

  她建议,允许闲置的商业办公、工业厂房等用作租赁住房,或者允许一些大户型进行适当改造出租,并给予民水民电的政策支持。对于未来租房市场的发展,陈晟建议政府应当引导形成公允性平台,为老百姓将房源便利地发布在平台上提供便利,并形成一系列的保障机制,既保护住房,也保护房东和租客的利益。

【责任编辑:王菀】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