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中青创家-- >> 媒体聚焦
APP下载

职场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工作

发布时间:2017-03-21 05:13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李晨赫 王方然

  “老板还没走……我大约半小时后能出门,帮我点个炒面吧!”这是今年以来,张薰第三次对同一拨朋友说类似的话。

  张薰2013年本科毕业后在北京某银行工作。她和学校里的一帮朋友每个月都固定聚一次。她几乎只有两种模式:周末聚会,永远是第一个到;而工作日聚会,永远是最后一个露面,多数时候大家等她来了吃个炒饭或者炒面然后就散了。渐渐地,大家也熟悉了她的下班时间——没有最晚,只有更晚。

  张薰说,毕业前,没想过这会是自己工作的“日常”。而做人力资源工作的她在招聘新人的时候,也从没有告诉过应聘者一个“潜规则”:如果柜台有一个人账算错了,哪怕是一毛钱,也要全体柜员集体等着他,直到把账算平为止。

  日前,一份《职场女性健康调查报告》发布。加班、睡眠障碍、健康状况下降、熬夜等关键词赫然在列。

  在加班中生活

  调查显示,职场女性加班情况非常普遍,8小时工作制只是空想,接近一半的职业女性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有11.74%的人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

  张薰就是其中之一。朋友聚会迟到是家常便饭,加班对她生活影响最大的是她无法保障正常的生活状态。

  “我总觉得,下了班,看一集电视剧,给家里打个电话,才是一天的结束。”张薰说,由于加班时间过长,回家时间受到影响,本来应该在下班时间做完的事被严重延后。

  “本来晚上5点下班,我大约晚上11点就可以上床睡觉了。但是晚上9点才下班,你说我要几点睡觉?”张薰抱怨。

  调查显示,接近90%的职场女性每天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11.42%的女性每天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

  张薰现在后悔自己当初“太实在”。她说,她工作的银行不算大,但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公司文化是把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应该一开始就表现出这个活儿不是由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或者说我没法在一个工作日就完成。”张薰说自己现在陷入恶性循环,如果领导交办的工作做不完,就说明自己能力不行,失去领导信任,所以她只能继续咬牙做下去。

  潘玥在香港凤凰卫视做出镜记者,这份工作忙起来顾不上吃饭睡觉。尤其是有突发新闻的时候。今年大年初一,沙巴沉船,她立刻停止休假,奔赴马来西亚。

  她曾在新东方教过英语,也经历过职业迷茫期。对她来说,职业黄金期就是30~35岁,而现在的她正处于从迷茫中找到了方向又有精力为事业奋斗的阶段。

  除了加班,她还自学了新媒体技能,并在知乎上试水Live,自己给自己加班。她担心,有一天自己会不掌握最新的职业本领,被时代淘汰。

  家庭责任,是臂膀还是束缚

  叶紫薇研究生毕业后,在香港做了两年公关。之后,考虑到男友无法赴港工作,并应家人的强烈要求,她到老家深圳的一家公司上班。

  “我觉得,女性在事业和生活中的平衡点,比男性更难找到。”叶紫薇说,对事业有所追求的多数女性,学历往往在本科或研究生以上,这决定了她们毕业之后的年龄往往超过25岁,已经到了中国传统观念“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叶紫薇说,回过头来看,当初回深圳的决定是错误的,在职业发展上走了弯路。这和当时她要以一己之力面对众多亲友的劝说有关。她说,刚毕业,她经历了迷茫期,但身边很多人告诉她,这个年纪应该要稳定下来,要有取舍,应该选择一条更安逸的路。于是,她从香港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子离开,搬回了当地房价冲天却不需要她付出一分钱房租的家。

  和她一样经历过犹豫和徘徊的职场女性超过两成。调查显示,20.21%的职场女性职场规划不明晰、方向不明确。

  在一家省级电视台工作的贾莹已经当妈妈了。再过几年,她准备和爱人生第二个孩子。现在孩子由她妈妈和保姆全天照顾着。因为白天她要工作。而回到家后,她还要准备司法考试。

  贾莹的求学经历和司法考试毫无关系。她选择司法考试,出于自己对行业和单位的前途判断。“我觉得传统媒体现在很难做,而且据说我们台里将会进行一次重要重组,到时候,我们部门如果还像现在一样没有核心节目,就可能被裁掉。”贾莹说,今年是非法律专业能够参加司法考试的最后一年,去年失利的她,今年不能再错过机会。

  和贾莹一样未雨绸缪的人超过两成。调查显示,有26.15%的职场女性认为,行业变化快,知识储备跟不上。这也是调查显示的职场困惑中,困扰最多人的一项。

  贾莹说,虽然自己白天在本职工作上是“混日子”,这和毕业前的预期有出入,但她并没觉得放弃了什么。因为对她来说,家庭和工作一样重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是为了达成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张薰虽然总是加班,但她说,她能明显地感觉出领导其实并不希望她们加班,但是工作太多,人太少。

  她的3个主管领导也都是女性。张薰说,自己的领导都很有能力,也都看起来挺无奈,因为照顾家的时间太少了。有的要把孩子送到老人那儿带,这样长期下来,家庭也会有矛盾产生。

  调查显示,已婚已育的女性12%认为自己有亲子关系方面的问题。

  张薰入职前,她的岗位几乎都是女性员工,后来“基本大多辞职不干了,或是嫁人生孩子了、移民了什么的”。张薰说,社会和家庭对女性照顾家庭有更多期待。

  近日,媒体报道资深HR透露招聘的潜规则,即未婚未育的女性几乎不会获得聘用机会。

  张薰说,在她招聘录用工作中,这个规则没有这么明显,但在职的员工里,女员工家庭责任明显更重,家长会、孩子生病等,都少不了母亲。这意味着在家庭方面女员工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体力。

  调查显示,95%的职场女性表示有健康方面的困扰,其中,41.13%的女性颈椎/腰椎疼痛;40.99%的女性记忆力下降;32.05%的女性入睡困难/睡眠不深。

  为未来而坚持

  担任影视公司执行制作的陈敏说自己身边有不少人都长期承担着巨大压力。最近刚刚有一位女性编剧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可能和她长期黑白颠倒、劳累过度有关。

  但陈敏强调,这些压力和性别无关,只关乎行业。而想要在职业生涯上获得自己想要的成就,这些都是必经之路。

  在浙江某地市级事业单位工作的王蔚坦言,工作让原本性格开朗的她变得焦躁很多。“很多事情在期限之内要完成,又要经过层层汇报层层请示,程序性事务很多,久而久之人就会很烦躁。”王蔚说,工作之后不久自己就做了一次手术。而平时身体仍频亮红灯:例假不准、皮肤粗糙。看中医时也被告诫要保持好心情,压力不要太大。

  调查显示,65%的女性用户认为自己遇到过心理方面的问题,22%存在情绪管理问题,23%有睡眠障碍,16.2%存在焦虑。

  在律所工作的张思琦坦言,女性有时候可能会情绪化一点,要找到自我排解的方式。

  在学会控制情绪上,张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说,自己常常为琐事抓狂,有时甚至还会怀疑生命的意义。但张薰吐完苦水,也会很快恢复HR的理智和冷静。“如果不是看到清晰的升职路径,我也是不可能做到每天加班的。”张薰说,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五六年,升职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儿了。

  “算是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吧。”张薰说,工作的内容和方式,更多时候都是个人选择。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在用相同的节奏工作。如果不想这么做,也有很多轻松的方式。她笑说:“机会都是留给我们这种优秀还努力的人的,哈哈!”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薰、贾莹、陈敏为化名)

【责任编辑:于璧嘉】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